不能讀取工具條配置

城市更新激活百年小馬路的新産能
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19日 來源:文彙報 訪問量:

位于愚園路1088弄(原長甯區醫藥職工大學)的“愚園公共市集”

愚园路1018号这栋前身为老邮局的三层小楼被重新装修成了“愚园百货公司”,变身成为一个潮流生活方式集合店 / 均 袁婧摄

如果愚園路有張名片,你希望遞達面前的是哪一種“擡頭”?

居民們說,這兒留住了煙火氣息,也交織進越來越多的空間美學、生活美感;

創業者說,通衢與靜谧間滋養出一種“恰到好處”,生活與工作並行不悖;

路人遊客眼裏,這兒處處都似“時光機”,在镂刻進光陰的百年相冊中,隨時探尋故事,更創造故事……

沒錯,這生動的每一面,都是當下的愚園路。

城市有機更新下,這條百年小馬路在近年間逐步改變了沿街業態,提升了生活形態,更營造出豐富的産業生態。社區、園區、商區彼此相融共生,小馬路就此有了全新神態。

抓民生也是抓發展。民生既是發展的落腳點,也是重要的增長點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不斷推進中的城市有機更新,爲這兩者提供了鏈接點和最佳實踐載體——一方面強化民生導向,滿足人民群衆對美好生活的需要,同時在擴大投資和消費需求上做更大文章,把保障改善民生與釋放內需潛力緊密結合。更新騰挪之間,釋放出一種新氣象:承載起人民群衆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更承托起一座城市實現可持續、高質量發展的空間和可能。

一方活力街區,其“活力”二字意味著:生活是欣欣向榮的,業態是勃發有産出的。數據顯示,目前愚園路集聚了商鋪108家、創意類企業40多家以及兩個創意園區和商務樓,去年落地稅收超過6億元。整個2019藝術季有超過27萬人次參與。

2020年,百年愚園路將啓動打造“全域旅遊”,吸引更多市民和國內外遊客來此續寫新篇章。

21戶擠在一幢曆史保護老房裏,生活怎麽改善

愚園路1032弄岐山村,曾是這條馬路上響當當的裏弄之一,這兒居住過“中國導彈之父”錢學森、愛國人士杜重遠、電影演員祝希娟等各界名流,也因建築風格獨特而成爲“曆史保護建築”。現今,這條裏弄內75幢曆史建築中居住著405戶家庭,最多的一幢擠著21戶,是整個長甯區居住密度最高的曆史建築——僅憑這個密度,就足以表達生活于此的種種尴尬和“遷就”。

前兩年,岐山村實施外立面修繕、架空弱電線纜入地等工程,裏弄面貌重回90年前初建成的模樣。但調研走訪中,群衆反映還是“差一口氣”:老房內部公共空間少,生活功能更待提升。

于是,“社區營造”來了。聚焦老洋房內部空間改造試點,去年以來,江蘇路街道引進社區營造專業團隊,琢磨起老宅內部微更新、裏弄公共空間的改造開放。從先期調研、方案擬定,到落實施工,全程發動居民參與,在充分討論中消融分歧,達成共識。

公共竈台怎麽合理排布,如何讓樓頂曬台充分賦能,怎樣打理一樓小花園?居民們的協商過程從一開始的“吐槽大會”漸漸轉爲“共商對策”。經過各方近半年的反複溝通協商,試點樓棟內部經過點滴“營造”與改善,成了坊間爭相參觀借鑒的樣板。一個由多方力量共同組成的“弄堂守護會”也醞釀成立,爲老洋房內部更新爭取更多支持。

“社區營造”給街區叠代帶來無限可能

當然,這一場“社區營造”的最終目的遠不止凝聚人心,“要讓各方都對老洋房弄堂的改變充滿期待,更看到整個街區的無限可能”。

江蘇路街道相關負責人這樣注解“無限可能”——盡量達成城市發展與市民居住的動態平衡,最終創造出多元、包容的城市空間環境。

美國著名城市規劃理論家、哲學家劉易斯·芒福德曾說:真正影響城市格局的是深刻的經濟轉變。因此,相較于利用技術方式解決改造中的現實問題,更爲困難的是:在整個街區、社區中營造出一種相互的“聯結”,形成彼此的常態化支撐系統,爲整個街區的産業和經濟叠代釋放源源不斷的潛能。

縱觀國內外城市,這樣的更新模式不乏成功案例。比如,以點狀的老屋活化,誘發老屋間的串聯,形成網絡,不斷擴大社群在地的聯結及影響力,一方面實現文化延續,同時彼此通過“聯結”帶來持續的人與活動,産生經濟效益。

從這個角度看,岐山村的這次“社區營造”正是打造出了這樣一種“聯結”與支撐。

江蘇路街道辦事處相關負責人這樣舉例:比如,岐山居委會作爲街道第一個現場管理(OSM)系統導入試點居委會,壓縮了居委會辦公場地,騰出更多空間開放給居民使用;承接愚園路“一體化管理”的公司主動提出要爲這條弄堂提供物業服務,解決原先弄堂內保安脫崗、清掃不及時、停車無序等難題;一旁的愚園公共市集內有商戶主動開放“長者餐桌”,爲社區老人就餐提供優惠……越來越多人們願意跳出自家居民樓、辦公樓和小店鋪,積極認領社區事務,爲整個街區發展出力。

更新騰挪間,充分釋放需求和産能

“一座能讓人深愛的城市,一定不只有高樓聳立,更應有生活的溫度和觸手可及的美好……”愚園路1032弄弄口,梧桐樹下,這句“镂刻”在裏弄圍牆上的藝術字體,印證了一方街區在城市更新中的思索,更印證了一座城市在推動高質量發展、創造高品質生活的過程中,對于“民生”和“産業”的深入思考。

民生既是事業,也是産業。

放眼全球,爲激活曆史街區的活力與繁榮,上世紀60年代,英國曾啓動社區鄰裏活動,公衆積極參與社區設計,保護地區景觀及街區精神文化。這其中不僅有民間組織、慈善機構及政府補貼的助力,更引導開發商參與,爲舊社區注入新功能,激發其自身的經濟活力。

再看上海,近年來通過城市更新,釋放出的空間“很大”,釋放的産能和需求更不容小觑。比如,通過零星地塊舊改“置換”開發的豐盛裏,位于南京西路曆史風貌區,保留原有建築風貌,按照上海石庫門裏弄建築特色打造特色建築群,呈現了一方具有海派文化特征的城市新空間,成爲時下頗受人們喜愛的商業新空間,去年營業額接近2億元。

騰挪之間,也釋放出産業升級的空間。楊浦區長陽創谷創新創業園區,從一度被廢棄的老廠房化身爲綠意盎然的創業街區,集聚了300余家創新創業企業,約2萬人在此辦公,入駐企業年總産值達35億元,平均每平方米産值達6萬元/年。

當下,愚園路街區也找到了適合自身的新産能、新空間。負責愚園路開發及一體化管理的弘基公司透露:這兒很受各類文創企業、時尚潮店、聯合辦公等青睐,更是構建起一套穩定的“支撐系統”——政府城市更新資金、社會資金支持、低息貸款、稅收優惠、舊空間新功能開發後的收益反哺等;專業化的社會組織、營造團隊則助力居民進行有溫度的改造與經營,傳承了老建築遺産,保育了社區文化精髓,真正讓一方街區有了接駁時代的活力。